希望有人来找我玩

日常犯懒的マル右固渣翻
因为是个闲人所以要是各位想的话随时找我玩儿!

[翻译/コウリツ]梦

作者:トリオ
网址: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9834869

*无授权翻译,只是想为这对添点粮,侵删。
*此为eve project背景的文章


「不、不对……!才不是我!」

对着畏惧着的律,『我』发出蔑视的笑。

「正如刚才××××的推理。除你以外没有人能实行这次的犯罪。还有什么要反驳的吗?」

「……可恶……!」

「为了自杀伪装暴露的情况还准备了将罪行嫁祸给我的证据什么的……不愧是狡猾的你……」

听到了『我』的话语,狼人偶向我们搭话。

「那么,这次的处刑对象就定为神木律可以吗?」

「嗯,就是那家伙没错……」

俯视着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的神木律『我』催促着另外两人的意见。1人像往常一样笑着,另1人很痛苦似的扭曲着脸但眼睛仍然直视着律点了点头。

「怎……怎么会……!」

律的脸颊开始涨红,泪水也终于滚落下来。看着这样的律,我心中涌出的感情只有幸存的安心感和戳穿真相的优越感。

「可恶……可恶!明明只差一点点!……你们!我绝对不会原谅!」

哭喊着的律被羊和狼的玩偶强拉硬拽去了处刑装置所在的场所。她边闹腾着边用溢满憎恨的眼神看着『我』们。

「不要!放开我!我不想死!」

她的叫喊也渐渐从憎恨的语气变为了恳求。

「不要……!救、救救我!不要对我见死不救!快救救我啊!……洸!」

被律叫了名字。我对这个状况产生了违和感。为什么律要被处刑了?为什么『我』会沉默地看着律被带走?为什么『我』对律被杀掉没有感觉?

律被巨大的狮子追逐着,顺着纤细的绳子攀爬着。铁青着被汗与泪濡湿的脸。明明就差一点就能达到绳子的另一端,一个羊人偶却砸在了律身上。平衡被破坏了的她跌入无底深渊。在那之下有着张嘴等待着的猛兽。她的悲鸣响彻。




「律!」

视野忽明忽暗。我的意识极速恢复。顺势撑起身体,自己是处在一个昏暗的房间中。出了很多汗,额前粘着刘海。

「律……?」

慌张地环视房间,在角落处蜷缩着的律进入我的视野。接近的话还会听见她规则的吐息。

「……是梦啊……」

深呼吸并将刘海梳上去。做了噩梦从床上弹起来什么的,还是孩提时代后的第一次。话说回来,还真是个莫名真实的梦。就像是,那天梦见的烟花的梦一般……。
考虑到穿着浴衣的她和我的照片的存在,也存在着我和律从前见过却失去了那段记忆的可能性。难道刚才的梦也是现实中的事吗?
想到这里,我说服着自己不可能。因为,律就在这里好好活着。因为持续发生着难以理解的事情,我也累了吧。
即使得出了这种结论,她临死前的悲鸣也在我脑内不停回响。像是要抖落什么似的我甩了甩头,想着去喝点水吧我站起了身。

「……洸……」

被律叫了后我的身体瞬间僵直。慢慢转过头后,就看到律紧闭着眼睛皱起眉头。看来并不是我吵醒了她,而是她在做噩梦。

「……嗯……」

「喂律,你没事吧?」

「……洸、……才不会、原谅你……」

喉咙发出被揪紧一般的声音。背后渗出的冷汗滴落。心脏的跳动让人疼痛程度地在身体内响彻。
刚才的梦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我确实对律见死不救了?我间接杀死了律吗?
干涩着仿佛被黏住的喉咙勉强绞出了声音。

「律、律……?」

「……你吃了……我的糖……呜喵……」

「…………哈?」

丢下无言以对的我,律继续说着梦话。

「唔唔……猫的……糖……那么说洸是……猫派……吗……」

对着这过于无聊的内容,我感到脱力而就地坐了下去。想着刚刚那样焦灼的自己像个笨蛋一样我不由露出苦笑。对啊,我才和这家伙相遇不到几天。在那个教会相遇后,我们便一直齐心协力度过了许多攸关性命的危机不是吗。
那只是个梦。律活着。这是个过于理所当然也过于幸福的结论。
深呼吸后我站了起来。那么,大早上就被这家伙折腾得有些累,即使我拿她出气敲她叫她起床也会被原谅吧。

「喂律!差不多该起床了!要去探索了!」

「……嗯?……已经到早上了……?」

「哼,梦里都在吃点心,真是个没有紧张感的家伙」

「哈?你为什么会知道……不是!你不能温柔点叫我起床吗!你还是一样一点都不懂怎样对待女士啊,洸!」

听着一如既往嘴巴又毒又强硬的她的话语,我只感到了安心。



我会对梦中的『我』说。
一定有着无论是我还是律都能活下来的选项。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