りんりんおん

日常犯懒的マル右固渣翻
因为是个闲人所以要是各位想的话随时找我玩儿!

[翻译/アダマル]于小憩之中

原文地址: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9061274

*这是无授权翻译注意!仅做cp推广!请勿传播
*称呼按我的个人习惯保留了日文而没有音译





在凉丝丝而柔软的惬意感中醒来。听到了小鸟告召清晨到来的婉转啼鸣。
但是打开沉重的眼皮后映入眼中的光景太过于设想范围外,我待在棉被中暂时没有动作。 

「诶ー………到底怎么回事啊、这是」 

简而言之,从未见过的少年在我怀中睡得正香。不,不对呢。说从未见过是不恰当的。虽说作为家里蹲的我的熟人中不可能有这种差不多五岁的孩子,但我确实对这孩子的脸有印象。虽说穿着和一直以来不一样,但无论是闪耀着银色光泽的头发,还是如西洋人偶一般端正的容貌,都昭示着这毫无疑问就是他。 

「……アダムさん?」 

困惑着试着叫出了那个名字时,少年瞬间睁开了薄薄的眼皮。那流转着金色光辉的眼瞳中映出了我。 

「唔、唔啊啊啊啊!」 

一瞬间,アダムさん边叫喊着边蹦出了被子。虽说照着这个势头被散落在我房间床边堆积如山的漫画绊倒了,但他就这样朝着房间的门爬了过去。
我瞬间做出判断,抱住了爬向房门的他那小小的背脊将他阻止。 

「放、放开我!」 
「以这种样子出去会引起大骚动的,能先说明一下事态吗?」 
「放ー开ー我ー!」 
「啊、喂アダム你这家伙!居然敢伤到我帅气的脸真是好大的胆子……」 

「在做什么呢,マルコスさん」 

吵吵嚷嚷地胡闹着时,房门被从外面打开了,那张看惯了的脸映入我的眼中。 
那家伙有着闪耀着银色光泽的头发,如西洋人偶一般端正的容貌……啊、咦? 

「アダム、さん?」 
「我在」 
「诶…那这边这个アダム是?」 
「我都说放开我了!诱拐犯!ネコババ!」 

(ネコババ:指将所做的坏事隐藏起来装作不知道,尤其指将捡来的东西悄悄变为自己的)

左看右看着将两个アダム比较一下的话。在门前站着的男人是一如既往的アダムさん。看来奇怪的是这个被我抓住的小小的アダムさん呢。为什么他会突然出现,这件事,不用思考也能很快得出结论。因为在这个世界频繁发生的不可思议的事件,原因大体都是一样的。 

「……故障?」 
「看来是呢」 

大アダムさん深深叹了一口气向我们走过来,将小アダムさん单手拎起来,而对方用诧异的表情望向他。照旧扑腾起来。 

「真是麻烦的家伙呢。听到叫着自己名字的声音就过来看看,没想到一早就看见这么令人不舒服的东西」 
「居然说令人不舒服…这、不是你自己吗、」 
「啊,是吗」 

アダムさん打断了我的话,松开了抓着那孩子的手。我慌慌张张用双手接住了少年下落的身体。 

「被女王陛下捡到前的我与垃圾无异。アダム只有我一个」 

听到他如此断言。我感到那具小小的身体在我怀中因受惊而颤抖着。 

「アダムさ…」 
「来吧,マルコスさん,那种东西放他不管就好,我们快点去大家那里吧。马上就要到吃早餐的时间了」 
「不,我无法放这么小的孩子不管。和大家商量一下吧。然后在故障修复前共同照顾他…」 
「我无法赞同呢」 
「啊ー…嗯嗯我知道了。是不想被大家看到以前的自己吗?」 

但是,不拜托大家的话,由谁来照顾这个少年呢。アダムさん对他又是这个态度,岂不是只能由我来了。
边烦恼着边看向怀中的少年,他的脸上浮现出害怕又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并颤抖起来。试想突然被故障带来这里的他的心情,应该只有对这个未知世界的恐惧。明明他什么错也没有。 

「决ー定了。这孩子就由我来照顾」 
「哈?」 
「能帮忙把我和这孩子的早饭拿到房间来吗?就对大家说我感冒了。啊ー、但是之后不得不找voidoll商量呢」 
「…这种小鬼,扔到外面让他自生自灭就好」 
「那就太可怜了,我做不到」 

「是吧ー?」我这么寻求着小アダムさん的同意,他一下紧紧抓住我拼命地点着头。看来他现在很害怕大アダムさん,对于我的警戒心变淡了。 
看着这一幕的大アダムさん眉头皱得越来越紧。 

「你、别得意忘形…真令人不快」 
「能不要对这么小的孩子说这种话吗!?」 
「マルコスさん,如果这家伙对你做了奇怪的行为请务必告诉我。由我斩杀他」 
「别说这么可怕的话啊…」 

我一边抚慰着害怕的少年,一边目送着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出了房间的アダムさん。 

两人独处后,房间陷入了片刻的沉默。由于平常不怎么和小孩子接触,我正烦恼着该怎么做,意外地,由他开口了。 

「…大哥哥」 
「诶」 
「你的名字是什么」 

由于年龄问题,没想到被アダムさん称作哥哥的一天会来到。 

「虽然没有真名,但你可以叫我マルコス哦〜」 
「marukosu….」 
「还有…是呢,为了和大アダムさん区分一下,我就叫你アダムくん吧」 

听到这句话后,小アダムさん…不对、アダムくん将眉毛撇成ハ字看着我。 

「那个人、算什么」 
「是说アダムさん吗?诶ー…嗯、可以说是我的朋友吧?」 

不知道该说アダムくん是幸运还是不幸,他好像几乎没有理解我们的对话。对于他长大了之后就是那个可怕的大哥哥本人这件事,他还没有察觉。 

「……我、讨厌那个人」 

不出所料。 
我不假思索地苦笑着抚摸アダムくん细软的发丝。 




「アダムくーん!今天我们来玩扑克牌吧!」 
「扑克牌…?」 
「是使用纸牌的游戏哦〜其实两个人就能玩的游戏也挺多的呢……」 

自那之后过了数日,我一直照顾着アダムくん。 

总之他真的是个不可思议的孩子,对于我房间中的所有东西都是一副初见的样子,给他食物他还会打算直接用手抓着吃。第一次给他食物时他突然哭了出来是最让我惊讶的。问过之后才知道,并不是不合口味而是太过感动而流泪。 
据我的观察,可以认为他生活在十分贫困的地方。而且是过于密集地集中着极度贫困人群的地域,也就是出身于贫民区这种地方的可能性很高。 

知道的越多,越来越无法放他不管。我基本上一直在自己的房间和アダムくん度过时间,去竞技场的时候就麻烦アダムさん照顾他一下。我们两人都不在的时候,就让他自己待在房间里。 
但是アダムくん从始至终似乎都无法喜欢上アダムさん,我要去竞技场的时候都会哭着想要跟过来。每当这时アダムさん就会把アダムくん从我身上扯下来,这已经成为了日常。我不在的期间,两个アダム到底会说些什么呢…。 
顺带一提,我对大家隐瞒了他的存在。只和voidoll商量了一下。但她也是初次遇见这种故障,找出应对方案还要花点时间。 



那天,我和アダムくん一起玩了手机游戏。只是个简单的解谜游戏。由于较为年长的家里蹲还没有太习惯和小孩子接触,文明的利器真是帮了大忙。 

「哦ー!アダムくん更新了最高分!真厉害呢!」 
「诶嘿嘿…」 

虽说他是在贫民区长大的,内在还是个普通的孩子,被夸奖的话就会红着脸害羞地微笑。最初总是面无表情,随着一起度过的日子的增多,他也开始对我敞开心扉。 

「…マルコス」 
「嗯?」 
「摸摸我的头」 

撒娇方式也和普通的孩子一样。好啊、我这么笑着说道,伸出了手,他的脸上立马洋溢出喜悦。我以惯用的方式抚摸着他柔软的头发。 

总感觉,更渴望人的温情的可能是我也说不定。 
从出生起就和他人不同的我,一直承受着周围好奇与嫉妒的目光怯弱地生活着。纯粹看着我本身的人我一度认为不存在。虽说来到这个虚拟空间之后这种想法也稍微变少了,但果然还是有些不安。 
アダムくん不知道我的经历。我那光辉的履历、或是在竞技场战斗的姿态他都不知道。这使我总感觉很安心。 

「マルコスさん,下次的…」 

数次的敲门声后房间的门被打开了。出现的高个子银发男性看着黏在一起的我与アダムくん明显地皱起了眉头。 

「………由于下次我们两个都要去竞技场,不要再管那家伙了,请准备一下」 
「不、不要摆出那么可怕的表情啊〜…」 

アダムさん虽然扬起了嘴角但眼里完全没有笑意。アダムくん也开始发抖了。 

「ま、マルコス…」 
「アダムくん,要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一会了,乖乖待着哦」 

我放开了寂寞地颦起眉的アダムくん,向着站在门前的アダムさん的方向径直走过去。但,连帽卫衣的下摆被从身后拽住,这使我差点没有稳住身体。 

「唔、啊〜、果然一个人还是会不安吗?」 
「嗯」 
「你这家伙、弄清自己的立场…」 

无法沉默下去的アダムさん似乎想要介入,我立刻用手制止了他。 

「那么,我可以实现你的一个愿望,什么都可以。然后你可以乖乖待着吗?」 
「……!嗯」 
「好,那么,让我听听看你的愿望吧ー」 

听到我这么说,アダムくん稍许有些兴奋地用手指指向了房间里的架子。 
那里,成排地陈列着闪耀着金色光辉的奖杯。 

「…奖杯?」 
「嗯,那个,我想要那个」 
「为什么?」 
「因为…拿着闪闪发亮的东西回去的话,大家,都会开心」 

这么说着,他有些害羞地垂着头。虽说我被奖杯包围过头,已经搞不懂这些东西的意义了,但在スラム长大的他的眼中,这些奖杯看起来到底多么闪耀呢。 

「可以啊。我给你」 
「真的…!?」 

我这么说着,从并排的奖杯中取出一个。アダムくん将闪闪发光的那个东西很宝贵地收下了。 

「マルコスさん、」 

アダムさん立刻抓住我的肩膀想要阻止我。 

「您不必为这种家伙做到这个地步」 
「我说啊アダムさん,这孩子只是个普通的小孩子啊」 
「并不普通。虽然您可能不知道,但这家伙是贫民区的人」 
「这种事情我推测过了。正因为这样,被带来这种莫名其妙的世界肯定会不安…」 
「您太宠他了。本来就是个什么都做不了的既下等又无能的人,您这样对他的话、」 

「无能就那么坏吗!!!」 

不假思索地喊出声后,我赶紧捂住了嘴。小アダム睁大双眼一动不动,大アダム用冷淡的眼神看着我。不是。我并不是想说这种事情……。 

「……抱歉。这么失态。快点去竞技场吧」 

我从喉咙中挤出这句话,アダムさん只是给了我「好的」的回应。 

数回的比赛后,回到自己的房间的我维持着打开门的姿势扫视着内部。 

「………アダ、ム、くん?」 

没有看到アダムくん。哪里都没有。明明至今为止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 
为什么、为什么不见了。因为害怕我过于唐突的叫喊声吗?因为他被说做无能而我却没有否定吗?不行。可能性有无数个。不,等等。难道。 

「……故障、被修复了?」 

嗙!我猛地冲出房间,在宿舍的走廊上飞奔。
去找voidoll。能管理故障的也只有她。去问她的话应该能搞清楚什么。 

「为什么这种时间出去了啊voidollちゃ〜ん…」 

她被连续叫去了竞技场,似乎不怎么能回宿舍。无法冷静下来,我毫无意义地在设施内来回渡步。 
如果アダムくん真的因为故障被修复而回到了原来的世界,那我就既无法向他告别也无法道谢了。话说,最后让他看见的是那么逊的姿态。痛苦。太痛苦了。我又受到了一个心灵创伤。救救我リリカちゃん…。 

差不多该回去了,这么想着怀抱淡淡的期待再度回到了房间,结果还是没有变化。我躺在床上发出「啊ー」的不像样的声音抱住了头。 这种时候困意袭来了,毫无疑问的现实逃避呢。干脆就这样永眠的话是多么轻松… 




「…ス…ん。マルコスさん」 

感到被轻轻拍了拍脸颊后我一下子惊醒过来。 

「アダムさん!?」 
「是我」 

房间稍微有些暗。看来睡了很久。害怕得血液像是逐渐凝固一般,我的脸上现在一定毫无血色。已经不敢看アダムさん的表情了。我一边避免与他目光相接一边开口。 

「那个…小アダムくん他…」 
「非常遗憾,并没有回到原本的世界呢」 
「诶!?」 

不假思索地将视线投向アダムさん的方向,他的肩膀上扛着那个看惯了的少年。他因精疲力竭正趴在アダムさん的肩头睡着。 

「あ、あああアダムさん,再怎么说也不能使用暴力吧…」 
「真是过分的误会呢…我不会对这种小鬼使用暴力的。喂,不要装睡了」 

アダムさん这么说着将少年放到床上,使他坐下了。从那个手法中我感到了无心的温柔,是错觉吗。 
アダムくん的脸因泪水而变得湿乎乎的。既然装睡已经暴露,他便毫无顾忌地大声哭泣起来。 

「等等等等、アダムさん!?这是怎么回事!?」 
「比起您先察觉到他不见了,从没有进行比赛的竞技场的一端开始找便看到了他正在立体交差的log house那里哭泣哽咽着」 
「哈……」 

也就是说,我彻底认为アダムくん回到了原来的世界在房间睡觉的这段时间,是アダムさん将他找了回来…? 

「那么,我才是最无能的那个…」 
「不,我是因为确信他没有回到原来的世界才去找的」 
「确信吗、为什么…?」 
「我也不清楚、总之就是有这种感觉、」 

アダムさん顿了顿,又再次开口了。 

「…因为同样是アダム、吧」 

这么说着,他在アダムくん面前弯下腰。 

「回答我的问题。你已经被要求在这个房间好好待着了。为什么打破约定?」 
「啊ー!所以说アダムさん你的说话方式…」 
「我在这里的话、无论是マルコス、还是、あ、あだむっさん、大家都、都会感到困扰、这么想着就…」 

一直不太讲话的アダムくん一边哽咽着一边说道。对于这个意料之外的回答,我瞪大眼睛。 

「诶…?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因、因为、对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不知道的我、这、这么温柔、太…太奇怪了、之前就一直这么想…!但是今天、我终于察觉到了…!果然マルコス也、有在困扰」 
「不不不那种事…」 
「因为我、因为我很可怜!所以才勉强自己对我温柔的吧!」 
「………!」 

这不仅仅是一个小男孩发出的叫喊,而是在贫民区长大的少年的悲痛呼声。注视着这一切的アダムさん的表情依旧纹丝不动。 
我是否是因为他很可怜才因同情而温柔待他的呢。我是否将讨厌被视为特殊的想法丢在一边,看着这样的他打心底沉浸于优越感呢。

只得俯下身,垂下视线的我这才注意到アダムくん手中紧紧握着的金色的奖杯。 

突然,有种心结打开的感觉。

「…想起来了。我啊,是希望别人看着真正的我」 
「…诶?」 
「虽说连接你我的是这种狭窄的房间,但你至今为止所看见的并不是什么都能做到的我,也不是在竞技场觉醒的我,是在这个房间生活着的真正的我。对于这点我感到非常开心。所以,我从不在你面前装样子。没有勉强自己对你温柔」 

这么说着,已经成为习惯一样自然地用手摸了摸他的头。 

「是因为最喜欢你才对你温柔的」 

是不是稍微有点肉麻啊,这么想着的我掩饰着害羞笑了出来,アダムくん哭的更凶了。这使我稍微有点慌乱,看向旁边的アダムさん时却发现他的脸上浮现了从未见过的温柔笑容,吓得我身体僵直。 

「呜哇啊啊啊、一、一直、都非常不安…!被这么、温柔对待、还是第一次」 

他这样说着将我抱住,两个人一起倒到床上。
…嘛,暂且由着他来吧。这么想着,我笑着闭上了眼睛。 

在凉丝丝而柔软的惬意感中醒来。听到了小鸟告召清晨到来的婉转啼鸣。
但是打开沉重的眼皮后映入眼中的光景太过于设想范围外,我待在棉被中暂时没有动作。 

「あ、あ、あ…だむ、さ…」 

眼前是看惯了的那张脸。很舒服地睡着倒无所谓,紧紧抱着我睡可无法接受。为什么会理所当然似的在我的房间的被子里睡着啊。

说起来总感觉做了个奇怪的梦。啊、对了。小时候的アダムさん在我的房间生活、诶ー然后…然后怎样了来着。 
虽说记忆模糊,但会做这么奇怪的梦,怎么想都是这个男人的错。

总之在他胳膊的禁锢中奋战着想要出去,但他的力量一点都没有减缓。我也并不是笨蛋,迅速察觉到他已经醒了。 

「あーだーむーさーん!这算什么故意使坏!?我知道你已经醒了哦!?」 
「哦呀、我还以为你会继续让我装会儿睡」 
「反过来说为什么你会这么想啊!」 
「说最喜欢我只是玩笑吗?」 
「啊」 

依旧维持着紧紧抓着我的样子,那金色的眼瞳凝视着我。

「我做了个梦。然后,我想起来了」 
「诶…?诶…?」 
「我、有个从以前开始就无法舍弃的东西。虽说无法回想起是何时、从何地入手的了、但在贫民区时很宝贵地将它藏着,被陛下捡回后也一直珍惜地收好。为何我无法丢弃这个东西,我一直无法理解。但是刚才,终于,我回想起来了」 

于是这时我注意到看惯了的房间的架子上的奖杯少了一个。突然,脸开始变热。 

「…是为了与你相遇」 

在柔和的阳光与小睡之中,我们找到了一直以来寻求的答案。

评论

热度(28)